彭水首頁> 文藝頻道> 彭水文學
§當前位置: 彭水首頁> 文藝頻道> 彭水文學

童年的山荷葉

來源:彭水日報 第 1864 期發布時間: 2019-07-22 10:09:35 編輯:楊靜 責任編輯:黃智宇
小時候,父親經常從山里采回一種綠色莖稈的植物,山里人俗稱它叫“大脖頸子”,那是我童年時最喜歡吃的“水果”。后來才知道它還有一個雅致的名字叫山荷葉。

◆張西武

????小時候,父親經常從山里采回一種綠色莖稈的植物,山里人俗稱它叫“大脖頸子”,那是我童年時最喜歡吃的“水果”。后來才知道它還有一個雅致的名字叫山荷葉。

????記得小學四年級“六一運動會”前一天,父親第一次帶我進山林采山荷葉。在亂石嶙峋的山谷和潮濕的林下,一片片綠色的大葉子映入眼簾,一根根翠綠的莖頂著一個個綠斗篷,形似荷葉。如果說池塘的荷葉是娉婷的少女,溫柔細膩;那么山荷葉就是樸實的山里孩子,粗糙壯實。在林下石邊,山荷葉隨處扎根生長,仿佛一群山里孩子,不懼環境惡劣,不管地勢險峻,它們只管手牽手,佇立在風中,即使樹木和亂石分隔,依然手舉綠傘,遙遙相望,一棵棵,一簇簇,一片片……翠綠欲滴的翠蓋連成綠色的海洋,不免讓你聯想到“接天蓮葉無窮碧”的壯觀。

????山荷葉碧綠一片,微風拂過,高低起伏的山間便蕩起了碧波。高聳的樹木間隙投進斑駁的陽光,夢境一般,這就是山林中最原始的自然風光吧!那時沒有感受到美,倒是那一片片綠斗篷下粗實脆嫩的“大脖頸子”,讓我眼放光芒,饞涎欲滴。

????父親囑咐我說,太細小的不成熟,莖皮上有麻點的太老,都會酸澀難吃,要挑粗壯嫩滑的采。我采了幾棵,先去掉大葉子,從根部撕開莖皮,就露出飽滿晶瑩的肉質莖,咬一口,脆嫩爽口,酸甜多汁。我一口氣吃了好幾根,吃夠了,然后開始跟著父親一起采,只一會功夫就裝滿一背筐。后來又采了山葡萄秧和酸溜溜,我背著一小筐,父親一大筐,父子倆興高采烈地鉆出山林,滿載而歸。

????歲月如梭,時光飛逝,轉眼當年的山里孩子也做了父親。前幾天,我在街上看到有賣山荷葉的,勾起了我兒時的回憶,趕快買了幾根,拿回家給兒子品嘗。誰知兒子吃了幾口,皺著眉頭嚷道,又酸又苦好難吃,比香蕉蘋果差遠了!然后把手里的山荷葉推給我。

????我的心里忽然感到莫名的傷感,童年的山荷葉凝聚著山里人的親情,沉靜得如山里的風一樣,讓人不可琢磨,又純凈清澈得讓人心里落淚!如今,心中那種山荷葉的情懷,或許只能成為童年的回憶了!

分享
相關新聞>>

上一篇 : 夏日話扇
下一篇 : 流淌在心底的情節

手機閱讀    |    返回首頁

广东体彩11选5